贵广高铁开通后

2020-07-19 03:02

贵州旅游资源禀赋优渥,却一直受到交通的制约。高铁给贵州的旅游业添了一把火。“往年冬季是贵州旅游淡季。但去冬淡季不淡,高铁让旅游企业很忙,几乎所有景区游客都在翻倍。”贵州省旅游局市场开发处处长邹晓风说,今年春节假期,从贵广高铁到达贵州的团队超350个,旅行社接待量增加了10倍。清明小长假,全省接待游客同比增长28.07%,旅游总收入同比增长29.11%。新客源,特别是中高端消费者主要由高铁带来。

高铁助推中西部地区产业结构优化,第三产业得到飞速发展,特别是让中西部旅游淡季不淡。

鉴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百姓收入水平,中西部高铁的速度等级并不一定与东部看齐。在采访中,不少旅客表示,目前的中西部高铁普遍开行的d字头动车组,票价适中,与普通铁路硬卧票价差不多,但更舒适、更快捷,性价比很明显,对旅客的吸引力较高。“现在这速度和价格刚刚好。”从贵阳去往广州的旅客郭书玉说,“再提速虽然会快点,但快也快不了多少,价格翻倍的话,很难接受。”

兰新高铁开通以后,乌鲁木齐去往哈密方向的旅客出现了明显的分流现象。一方面,由于出行成本超过高铁的3倍,公路转向铁路的客流增多;另一方面,从既有铁路分流到高铁的旅客也在增多。乌鲁木齐铁路局的统计数据显示,动车开行以后,原本几乎趟趟满员的空调列车如今旅客量下降了一半,而乌鲁木齐至哈密的高铁上座率基本保持在80%左右。

“高铁的便利不是孤立存在的,而是需要城市交通、住宿等配套服务实现。”贵州黄果树旅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张目坦言,高铁旅客人均消费额约为210元,约为普通铁路旅客的1.6倍,消费能力更强,但对旅行舒适度的要求也更高。“像黔东南原来连火车都没有,现在是一步迈入高铁时代。这也鞭策我们服务业得提速,不仅是服务硬件上规模,更要服务质量上水平。”(本报记者 陆娅楠)

性价比高是高铁给阿合苏木最深的感受。“最早的绿皮车要坐12个小时,后来提速后的空调车也需要6个小时。现在动车只需要3个小时。真是方便!”阿合苏木算了一笔账,以往乌鲁木齐至哈密间有一趟夕发朝至的双层空调列车,硬座78元、硬卧148元、软卧223元。而现在的动车组,一等座196元,二等座163.5元。“二等座票价和硬卧差不多,但只用原来一半的时间,环境又好,以后就坐动车了!”

中西部高铁的车站规划与停站设计也被认为应该因地制宜。中西部地区主打县域经济,高铁车站自然以县串联,停站的方式不可能与东部高铁主要在大城市停站一样。例如贵广高铁广西段7个站中,三个设在县里,两个建在镇上。这些车站站房规模较小,进出便捷。

换乘接驳的便利性、民宿餐饮的接待能力也是中西部高铁亟待解决的问题。目前东部大城市在高铁、地铁、机场之间都有轨道或机场大巴等“无缝”接驳方式,而西部尚未达到这一服务标准。例如,高铁贵阳北到机场就既没有地铁,也没有大巴,影响了旅客出行的便捷性。

“一些重要节点城市,可否不要根据经济总量、常住人口开设车次,而是根据实际客流量调整?”牟成刚举例,贵广高铁进出贵阳的首站从江,实际客流比第二站榕江要大,而目前榕江停站的车次多一些。“鉴于港澳旅客很多,铁路部门能否开行一些贵阳到深圳的直达高铁。现在在广州南站转乘,尽管站内服务很周到,但时间衔接很麻烦,影响了旅行效率。”

早春,贵州省榕江一家高效农业示范区油菜花金黄可人,豆苗花白嫩娇小。在种植技术总监韦钢眼中,贵广高铁的开通使菜田转眼就成了宝地。

“别以为高铁不能运货,就对我们菜农没影响,高铁可是财神爷。”韦钢说,因为交通不畅,销路少、信息闭塞一直是贵州农民最发愁的事情。贵广高铁开通后,好多广东、香港的客商来贵州游玩后,便对当地的有机蔬菜动了心。游客变成了采购商,自己田里芥蓝的售价从五六元涨到十二三元,涨了一倍。

“我们通过市场调研发现,过去旅客是‘有票能走’就行。随着高铁的开通,多数旅客表示,长途出行要么有卧铺,要么坐高铁。”南昌铁路局客运处副处长郭雪华说,今年春节,南昌铁路局动车组的客流首次超过了普速铁路。目前动车组的上座率长期稳定在六成以上。

“动车很好,速度快,坐着舒服,小孩儿也不受罪!”35岁的阿合苏木·阿合毛拉在新疆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棚户区改造办公室工作,父母在哈密市五堡乡务农。从1995年15岁来乌鲁木齐求学至今,阿合苏木一直乘坐火车往返两地。

高铁甚至改变了今年中西部务工流的走向。过去从江西到上海坐普快列车要10多个小时,因此江西去往福州、厦门、珠三角等地的务工人员较多。随着去年底沪昆高铁杭州至长沙段通车,今年春节返城客流中,江西去往长三角务工人员明显增加。过去江西到上海、深圳、长沙等地的探亲客流基本是一月一次,如今“周末流”成为常态。

曾经不少人认为,在中西部老少边穷地区,要修铁路应该先上普速铁路,通过打通货运瓶颈,满足资源外运需求,实现地方发展。然而,随着产业梯度转移、中部崛起与西部开发战略的实施,中西部也成为了产业聚集区,高铁正使长期“自西向东”的人流、物流“倒灌”回来。

高铁跨省运输的需求更大。去年底开通的贵广高铁,使贵阳到广州的铁路旅行时间从21小时缩短为4小时。成都铁路局统计数据显示,今年清明小长假虽加开了高铁列车,部分车次还是出现了超员现象;而平时贵广铁路的上座率一直保持在90%左右。

高铁缩短了时空距离,直接促进了区域经济一体化。今年前三月,贵州接待广东游客同比增加约六成。“这次,贵州是真的飞进了珠三角,高铁为内陆省份提供了对外开放的有力支撑。”贵州省发改委交通运输处处长牟成刚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