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至2015年的三年间

2021-02-16 04:18

招股书的“风险因素”中,步长制药提示了“产品相对集中风险”、“药品降价风险”、“商誉减值风险”等各种风险因素。其中并未提及“市场及学术推广”活动中可能面临的风险。

对此,6月3日,新京报记者致电步长制药,公司相关人士表示。目前正值公司ipo特殊时期,能否接受媒体采访需要向领导请示,并要求记者发送了书面采访提纲,截至发稿记者未获得回复。(张泉薇)

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判决书显示,2009年10月至2014年8月,陕西步长制药在福建上杭区的业务员梁某,给太拔镇卫生院药房负责人席某7.7万元的药品回扣。陕西步长制药为步长制药的子公司。

5月30日,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再次冲击ipo,并预披露了招股说明书。数据显示,近三年,这家位于山东菏泽的制药公司,累计实现营业收入逾300亿元,净利润合计超过了60亿元。不过同时,步长制药在“市场及学术推广”这件事上的费用累计达到154.9亿元,平均到每个月为4.3亿元,其中2015年“推广费”为58.4亿元,平均每天1600万元。步长制药称,市场及学术推广费,包括了“在全国各地举办学术交流会、推广费等活动产生的会议费、差旅费、招待费”等。

梁某称,伍某作为药房负责人,在采购药品上具有一定的决定权,“通过送药品回扣,让伍某继续采购或多采购其推销的药品”。

2013年,震惊国内外医药圈的葛兰素史克案,将医药企业广泛存在的“学术推广”行为指向了商业贿赂,国内随之掀起了针对药企的整顿风暴。在强力整治下,国内药企的“学术推广”曾被曝出现普遍中断的现象。

步长制药“推广费”155亿的ipo之旅能圆梦吗?但即使是备受争议的步长制药梦碎ipo,那些已经顺利完成上市目标的医药类公司,仍然不能摆脱与步长制药高度同质化的“推广”营销模式,这才是最令广大投资者神伤的事情,也是中国医药市场和资本市场亚健康的写照。

当然,患上过度推广“病”的不仅仅是预备上市的步长制药,众多上市医药公司同样病情不轻。2015年,上海医药、复星医药、白云山、人福医药、云南白药、吉林敖东、中新药业、莎普爱思、哈药股份等个股的广告营销费用都超过2亿元,其中,上海医药2015年广告费为12.78亿元,同比增长23.13%。同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28.76亿元,同比增长11.03%,低于广告投放增速。复星医药去年广告费为11.89亿元,同比增长47.52%。同期净利润为24.60亿元,同比增长16.43%。

步长制药本身就是一个颇为复杂的企业,家族式经营,众多pe的海量持股,盈利产品品类相对单一,引发了外界的多重担忧。而如今爆出的天价“市场推广费”,更让步长制药陷入了舆论争议之中。

2013年,跨国药企葛兰素史克爆出了“行贿门”。其行贿的一条途径即是借“学术推广”的名义施行。新京报记者查阅“中国裁判文书网”发现,步长制药的业务员曾行贿医生。

新京报记者发现,近年来,步长制药有业务员卷入到了“行贿”事件中。

三年花掉近155亿的“推广费”,或许并不仅仅是步长制药自身的选择。以学术推广之名,推动背后的市场营销,从而扩大产品知名度和市场份额,这一医药行业的潜规则,在各家医疗企业中概莫能外。pe的海量持股,也必然会给步长制药带来巨大的业绩压力,倒逼着经营者短期内实现营业收入、利润的不断增长,从而向投资市场交出光鲜的成绩表,尽快完成ipo临门一脚。

因此,步长制药“推广费”155亿虽然刺眼,却并不出奇。国内医药行业的种种弊端,在步长制药ipo过程中被放大。

另一份判决书显示,2014年11月,公诉机关指控称,2012年7月至2013年7月,伍某在担任乡卫生院药房负责人期间,多次收受陕西步长制药业务员梁某药品回扣款6.5万元,并将部分回扣款分给乡卫生院的部分医生。

但硬币的另一面也同样被市场所关注。2013年至2015年的三年间,公司在“市场及学术推广”方面分别花去了44.66亿、51.83亿、58.41亿,累计达到154.9亿元,连续三年超过同期营业收入的一半以上。其中2015年每天平均有1600万元用在了“推广”上。

曾经在一年前进入证监会14家企业预披露名单的步长制药,时隔一年之后开启二次ipo之旅。作为国内中成药领军企业之一,步长制药去年的招股说明书显示,2011年至2014年连续三年利润超10亿元,在2013年度中国制药工业百强榜中,步长制药位列本土制药工业第八名。单就财务数据而言,步长制药具备了足够的上市底气。

与前述两起案件相比,另一起涉及步长制药的贿赂案,更为著名,层级也更高。2007年,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局长郑筱萸因受贿罪被判处死刑。

公开可查的案件文书显示,2002年6月,被告人郑筱萸利用职务便利,为咸阳步长制药公司申报的“脑心通胶囊”从地方标准升为国家标准提供帮助,并在其办公室内收受步长制药负责人给予的1万美元,折合人民币8.277万元。

在这个过程中,之前进入的资本出于利益考量,会默许甚至要求步长制药在“市场及学术推广”的道路上越走越远,步长制药在资本以及业绩的双重压力下,也会不断加码,用推广来换收益。“推广费”155亿成为企业与背后资本的合谋,参与者都在心照不宣地推动游戏循环,以期收获未来的上市套现。